鹿谣

这里是一枚懒癌晚期的写手……

@雨醉青蔷 实在喜欢太太的《八至》,小女不才,为太太送份抄写吧。
玻璃笔不太顺手望太太见谅鸭

不占tag 记一个脑洞


【朱白RPS】大寒

就是失眠瞎想冒出来的梗哦。想了很久。奈何文笔渣渣没办法写。想让神仙太太 @雨醉青蔷 铁蛋劳斯来演绎这个故事。

太太圆我梦叭!!!!【卑微.jpg

(不知道这样约稿可不可以,如果打扰到青蔷劳斯可以跟我说鸭,我麻溜滚蛋昂)


以下设定

故事背景:(大概是伪民国?)军阀混战之后。政府无能,民生凋敝,有起义军(我也不知道是撒)在西北边陲一路向南攻进首都。政府派军阀镇压。


白宇是被常年克扣军饷的西北守军将领,为了兄弟们揭竿而起。行军至东北地界被朱一龙镇压(伪)。他生于江南,短暂在政府当过官,因少年时不忿腐败的政府内部顶撞高官,被领导者(我不知道应该叫啥)调去西北守军任将领,一去十年。总之就是一个桀骜又顽皮又聪明的角色啦,有点像镇魂令主。


朱一龙是自军阀混战后盘踞东北边境的军阀,由于与政府领导者(一个老谋深算的老头子emmm)的儿子交好而得以保留地界。他听说了白宇的遭遇而不想归顺政府,却也没在东北翻出多大风浪,政府便容忍了他的存在。他在战争时期也是一名将领。早些年他在东北作战,一场冬天的战争带走了他的袍泽兄弟,他也自此落下个极怕冷的病根。因这场战争他心死,发誓战争结束后不再参与任何政事,在边境离兄弟们最近的地方盖了栋宅子躲在里面消耗光阴,唯一陪伴他的是一个老管家。这个嘛……是有点像太太《远山》里的设定喔。


情节:大概……就是政府得知白宇要攻打首都,派朱一龙交涉,殊不知他俩emmm大概是一见钟情。白天打仗晚上私会那种。朱一龙对这个政府失望至极,所以白天他会悄悄帮助白宇行军。后来事情被执掌权力的人(那老头子)知道,就派出他儿子和心腹将军收人。最后有个画面一直在我脑子里盘桓……至于是HE还是BE……笔给太太!!!!


以下画面(严格来说是两个)


  朱一龙骑在马上,那件厚重的大氅已从他肩头滑落一半。他昂起头,白宇在他身边同样骑着马,依旧桀骜的表情。大雪纷纷扬扬飘上他的睫羽,很快化成水珠却溶不掉他眸子里漆黑如墨的夜色。

  对面是百十来个士兵,打头的两个骑着两匹黑马,慢悠悠开口。

  “白宇是吧。只要你撤兵,还尚可留你一命。”

  白宇忽然笑了。狷狂灼伤了对面人的眼睛。

  “凭什么。”


  砰。


  那一晚的雪,在朱一龙的眼里是红色的。漫天飞舞的红色。温热的红色。

  他接住慢动作一般从马上摔下来的白宇,脱下大氅紧紧裹住他,却挡不住他体内的温度一点点流失。

  雪越下越大,迷住了朱一龙的眼。他一身黑衣,站在同样粘稠漆黑没有一点光亮的夜色里,白雪把他和他怀中的人装点成一座墓碑。


  ……


  朱一龙眯起双眼。

  阳光从他指缝中漏下,大雪初霁。

  大寒过后,便是立春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舞BE的……

但是真的很带感啊。

老师如果想改人设的话阔以使劲改鸭!!!!

老师如果不想写的话可以和我说一声吗。爱您!

不知道这样约稿可不可以……我第一次鸭,如果不对的话还请指教喔。

再次谢谢老师!!!!


那就这样吧。

那就这样吧

那就这样吧

那就这样吧



那就这样吧。



还畏惧什么呢

哭泣什么呢

看见什么呢 又忘记什么呢




那就这样吧

今夜是个没有梦的晚上

今夜没有极光。






今夜,今夜

今夜只剩星光




今夜,所有的孩子都跑过平原

跑过荒凉的麦田

带着某一片乌鸦的羽毛

赤脚

踏过每一寸干涸的肌体

代替了呼吸

代替了血液和纹理





清晰




今夜

所有的子弹都奔跑




所有的猫

都将微笑。




今夜注定无眠。








(是一些混乱的思绪。)

全世界只剩下耳朵

当全世界都只剩下了耳朵

当全世界都只剩下了耳朵

当全世界都只剩下了耳朵

哦,当全世界都只剩下了耳朵

当全世界都只剩下了耳朵

当全世界都只剩下了耳朵

当全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

泪水便不再流浪

不再维持最后的倔强

我便可以听清你的悲伤

可以听清极光

当全世界都只剩下了耳朵

当全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

哦,当全世界都只剩下了耳朵



这是送给她的礼物。希望她能看见。

草莓巧克力——致《白森林与草莓霜》(《远山的声音》番外)

原文太美好。我只能用我贫瘠的语言来尽力描述我心中的感觉……万望太太不要嫌弃【卑微.jpg】

  请一定一定要去看原文!!!

这里 @雨醉青蔷 太太请签收!


  就像是轻咬下一点草莓巧克力放在舌尖上,让甜香味慢慢在口腔里融化。

  就像是春日下过雨的天。花都开了。

  作者用细腻而华丽的大段描写勾勒出爱情最美好的模样。所谓爱情,大概就是平淡如流水的每一天都因为对方而出现一点惊喜。

  白宇就是这个惊喜。

  他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又像一只勾人的小猫。他会在记者会上当众亲吻他爱的那个人,又会红着脸小心翼翼地讨要一个夸赞。他会在圣诞夜的薄雪中牵着朱一龙的手高兴得像个小孩子。

  他大胆且怂。


  朱一龙能得到他何其幸运。他的人生,前半段是晦涩的,绝望而挣扎的。遇见白宇,就刹那间天光大亮。

  白宇就是他的光。


  不同于《远山》的清苦,绝望的缠绵与救赎。《白森林》更加轻松愉快,就像是许多年的恋人修成正果后的岁月风平。


  如果每一篇文章都可以用一种食材形容的话,《远山》就像是一盏苦丁,晦涩的外表下隐有回甘。《白森林》则是一颗草莓巧克力,俏皮又甜美,是幸福的模样。


【脑坑】鸢尾.
代号「鸢尾.」
他在医院的病床上轻轻醒来。
眼前似乎还有飞溅如破碎鸢尾花的鲜血。耳边还轰鸣着机甲与炮弹模糊不清的呢喃。
他的战友都埋骨在那片战场。只有他活了下来。
他的战友们鲜血冷却的那片土地上,来年会开出鲜艳的花。
可惜他再也看不到了。
“代号‘鸢尾’。”
“幸不辱命。”
化妆布景打光摄影全是我的!娃是叶罗丽【卑微.jpg】

放一段心情

我玩lofter有一年多了,在无数个坑里待着,看了很多太太的文。想更又没时间,也没什么自信露脸。我待的时间最长的坑有两个,一个靖苏坑,一个朱白坑。

现在我要鼓起勇气开始更文了,不求夸赞只求轻喷。

顺便推荐几个文笔超赞赞赞的太太

@雨醉青蔷

@爱卡aika

@被水追著跑

@总有刁民想害朕

先这几个吧,后续会继续力挺太太们哒~爱你们~


@雨醉青蔷
每次看你的文,总是想说点什么
却又无从下笔
那就写下来吧,以表心意
图不太完美,字也一般😂